正文 第三百六十七章 贼心不死

    郊野用力的在脚丫子上踩了一下,田嘉志的腿不麻了,真疼。

    田大队长看着几个人的精力不错:“好了,我去公社里边看看,人多,你们别乱走。”

    不乱走哪成呀?人田嘉志那是带着意图来的。

    田嘉志跟田小武嘀咕半响,队长媳妇跟郊野在边上,都不知道这两人鬼鬼祟祟的要做啥。

    田小武斜眼瞪郊野半响,才说道:“走吧。”

    郊野心说去哪呀,队长不是说不让乱走吗。

    话说她也不是多听话的人,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就跟着两人走。

    队长媳妇想要帮着拎东西的,不过被田小武给拿曩昔了:“妈,丫头有劲,不必你。”

    队长媳妇都看不曩昔了,两大小伙子,让丫头拿那么重。

    想要曩昔帮帮郊野,人家郊野就笑笑,把东西都给扛起来了。

    队长媳妇觉得自己瞎操心了。

    田小武带着田嘉志他们来的当地,有点面善呀。

    田嘉志拉着郊野:“同志咱们领证”

    郊野这才知道干什么来了。贼心不死呀。

    队长媳妇在边上有点发傻,这还能顺脚吗。

    在看从头到尾出力最多的儿子,跟人家就事的挺熟,这不是走后门来了吧。

    狠狠地在儿子后背打了一下。如果当不成兵了可咋好呀?

    你说这孩子咋胆子那么大呢?

    大概是跟田小武了解,人家很好说话的:“介绍信拿来吧。”

    介绍信哪有这东西呀。郊野乐了。

    田嘉志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字据:“同志,有队长,跟管帐签字,您看这个成吗?”

    郊野看曩昔,这不是成亲时分的字据吗,不由得问了一嘴:“你去从戎拿这个做什么呀?”

    田嘉志答复的天经地义:“除了这个我啥都没有了,不放在身上怎样成。”

    郊野气乐了:“合着这能当盔甲用了。”

    就事的同志仔细的看了一遍:“这个能够。”

    说着就要给两人开信,这年头的结婚证真的便是一张纸,一纸婚书。

    队长媳妇心说太草率了吧,这成吗?

    就事人员一边写一边问:“多大了”

    田小武看看两人,觉得如同有什么不当,下意识的多说了点:“田嘉志十九,郊野十七。”

    就事人员不写了,昂首:“捣乱,还不行岁数呢。”

    田小武:“不行呀,差多大呀,填上去成不。”

    那不是尴尬人吗,便是熟人也不能这样呀。

    就事的人员幽怨的看了一眼田小武:“都是有记载的,哪能随意填。”

    田小武跟人拉关系:“能给改改不?”

    就事人员有点尴尬:“这。”有操作空间。

    不过被大队长媳妇一巴掌把儿子给拎出去了,她算是知道儿子究竟什么东西了,都敢跟人家公社的同志讲情面了呢。

    那是随意能改的吗:“爸妈生什么时分便是什么时分,那是能改的吗。”

    田小武想说,要是不能改,老二能从戎吗?

    不过这事今儿必定不能说的。

    田嘉志又一次的无法了,时不待我,这事怕是不成了。

    凤眼乌沉沉的看着郊野。

    郊野心说贼心还没死呢,就不知道你还能折腾什么。严厉的说自己虚岁才十六。领证,疯了。

    不过田嘉志那目光看的自己怎样感觉肩肩膀那么沉重呢。

    田大队长媳妇那儿经验儿子,今后可别弄这样的事了,她老人家心跳,怕得慌。

    田小武那儿安慰他妈,不是啥大事。

    大队长媳妇,心说当家的从速过来吧,这孩子她但是管不了了。

    这还不是大事呢。要是让他把丫头跟老二的证给扯下来,那老二从戎的工作还不知道啥样呢。

    大队长媳妇便是不知道,这儿边有没有关系,才堵心呢。

    天不遂人愿徒呼奈何,田嘉志:“走吧,咱们先把菜送到食堂胖师傅那儿去。没准就需要呢。”

    小武跟队长媳妇就在这等着田大队长。

    田嘉志他们先找到三大爷的马车,把框子背下来,才去后边食堂。

    田嘉志想要背着框子,郊野怕埋汰了新大衣,直接就给拎过来了。

    变成田嘉志前面走,后边郊野小媳妇是的背着框子跟着。

    要说局面可真不美观,不过人家两人不在意。

    今儿公社人多,他们公社十几个大队,要走不少的小伙子,公社进出的,连亲属都过来送行了。

    看到这两人的都侧目看几眼,有心直口快的还要想念一句:“这丫头怕是家里受气。”

    幸亏两人都心大,郊野还特意看看田嘉志的脸色,居然没当回事。很不错。

    后边胖师傅看到田嘉志两人快乐坏了:“哎呦,这几天正好有客人,你们来了,咱们食堂总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田嘉志:“叔,今后我媳妇送菜来,您可得照料点,咱们在城里也不认识他人了。”

    田嘉志每次送菜,都给胖师傅送点体己,两人了解。

    胖师傅:“咋地了,你这是要去做啥呀?”

    郊野:“田嘉志要去从戎了。”

    胖师傅跟着激动了:“功德呀,长进了,小子,定心吧,今后你媳妇可便是军属,没人能抢了她这差事。”

    田嘉志挺快乐的。好歹给郊野点保证。总算是没白白跟媳妇分隔

    郊野:“那可不成,您要能照料我,就照料我,可不能用军属的身份说事,田嘉志在外面原本就不简单,说啥也不能由于家里这点事拖累了。”

    胖师傅都没想到一个乡间丫头还有这醒悟呢:“好样的,这丫头看着憨,心里有数。定心吧,今后来城里来有事叔担着。”

    田嘉志看着郊野心里酸酸的,如果自己没长进的话,是不是对不住郊野这份用心呀。

    郊野这次跟大师傅要的生活用品,盐糖这样的东西多。

    用郊野的话说,她不常来城里,这些东西家里得多准备点。

    细粮田嘉志不在家,吃不了那么多,能够先放放。

    胖师傅夸郊野会过日子,快手快脚的给郊野把东西放到框子里边了,光看动作就知道必定多给了。

    要说整个公社便是公社食堂最殷实了。

    传闻能在公社食堂做工作的人,都是在公社布景很结实的呢。

    田嘉志看着郊野还没走呢,就开端不定心了,这就开端不兑换细粮了,生活水平那不是要下降吗。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狠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情面微凉安少的狡猾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