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没事瞎折腾

    郊野:“村里人关怀这个干什么。我凿不凿东西,跟朱家什么关系呀。”

    田花撇嘴:“得了吧,我哥在家早就说过,朱家老迈那点怂事。你凿东西便是诚意的吓唬朱老迈呢。这事村里差不多的人都知道。”

    郊野脸色欠好看了:“什么时分知道的”

    田花有点胆怵,这事吧,她妈跟朱管帐媳妇说过,朱管帐媳妇又跟谁说过她也说欠好,所以传出去的根子还在他们家身上呢。

    看看郊野,没敢说实话:“那不是由于前次朱老迈回来,实在是被你凿石头的声响吓怕了,跑村里赤脚大夫那儿去了吗。这不就传出来了吗。”

    郊野就疑惑了,朱老迈多不要脸这话也敢往外说,好歹是个爷们:“他还好意思说被我吓出来病根了。”

    他肯点是欠好意思说,那不是我妈不由得给村里人指点了一下迷津吗。

    田花期期艾艾的看了一眼郊野,掉头看书去了,她再也不八卦了。

    郊野:“村里人究竟怎样说的?”

    田花:“村里人说大过节的,你好歹让人朱老迈跟家里吃个团圆饭呀。”

    郊野翻白眼,合着每次朱老迈回来,这村里人都没事干,在他们两家邻近听笑话呢。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田花看着郊野脸色欠好:“今日就我就学到这了,我回家看书去。”说完就跑了。

    郊野没好气,没完没了的朱家。又让她被乡民看笑话了。

    可贵田花走的早,过节了,郊野去空间宰了一头猪。

    这也是预备良久的,家里的肉都给田嘉志弄成肉干寄过去了,郊野估摸着田嘉志那儿也该没有了。

    再加上要过节了,杀头猪,在弄点肉干给田嘉志寄过去。

    惋惜不能熏,否则滋味更好。

    田花不在这儿更好,便利她干活。

    空间里边的猪养的太久,喂的粮食也好,长的个头大,郊野估摸着能顶的上自家后院的三头猪。

    逮猪的时分,她这身力气着手都费力了,膘肥肉厚吃着必定香,不过拾掇起来不太得劲。

    郊野也知道自己究竟多大本事了,今后在山上看到熊瞎子她要快些逃跑,必定打不过人家,没看到六七百斤的大肥猪,耍弄起来都费力了吗。

    一头猪郊野弄了大深夜,第二天都起晚了,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做。

    就吃了口家里的零吃就去上工了。

    昨天晚上把猪肉拾掇出来,一块一块的分好,就忙活了大深夜。

    没什么精力的郊野,不知道,今日真是好日子,还有惊喜等着她呢。

    为啥呀,由于公社的胖师傅带着侄子来了,两人骑着两辆自行车来的。

    胖师傅还带着一些细粮。

    朱家小三满脑袋汗水过来招待郊野:“你家来客人了。”

    郊野对这个小叔子欠好判别,点点头,没多谦让。

    跟朱管帐请假就回家了。

    胖师傅过来给郊野送自行车的,郊野有点难以置信:“给我的?”

    胖师傅擦擦汗,啃着郊野刚摘下来的黄瓜:“你家男人给我寄来的钱,还有工业票,让我给你淘换一台车子。”

    还真干折腾,这不是出风头呢吗,郊野想到这个‘风头’就脑门疼,弄台破自行车回来啥用呀,吃饱了撑的呀。

    一个上岗村,就田大队长家有辆自行车,还被田大武留在城里上下班用呢。

    你说你弄一辆自行车放在家里,除了出风头,还有什么用。

    回头人家跟你借车子骑你给不给,不给便是伤人,给了呢,给了也未见得有人说你好。

    蠢货,蠢死了,有钱咋不知道存着呢。

    就她这身力气,背着二百多斤的框子交游在公社上岗村之间,要是骑自行车来回的走,自行车那还不压趴了呀。仍是让她在多扛个自行车走。

    胖师傅:“丫头,不会骑车咋地,趁着我家你大哥在这,让他教教你。”

    边上一块来的胖师傅的大侄子,跟着一起来上岗村,那是为了把胖师傅带回去。否则这么远的路,就胖师傅的身段,走回城里得大深夜。

    当然了也没想到,他叔的乡间亲属长得这么周正,小伙子脸都红了。

    看着郊野:“我我我,能教你。”特别乐意。

    郊野:“叔不必大哥教我,我骑不惯这个,叔,你能在费事点,给我把车子换成钱不。”

    胖师傅:“你这丫头,这可不简单淘换,要换出去简单,今后要在买可就不简单了。”

    郊野:“您看我力气那么大,给我车子那也是配搭,没多大用的。”

    胖师傅:“你男人那是怕你来回跑着累,路上辛苦。丫头你好福分呀。”

    郊野:“您在费操心吧,咱们村就没有这么个东西呢,我家就咱们两人,男人不在家,人单势孤的。我一个女性,弄个没用的车子在家里,还不行添乱的呢。”

    聪明人不必往下多说:“哎,你这丫头想的也对,等今后村里这东西多了,叔再给你淘换,这车子你要是不要,也不必给他人,叔自己就要了。我家老儿子要成亲了,要是能填一辆车子,两家都有体面。”

    郊野:“老兄弟要成亲了,那但是要祝贺叔了。”

    胖师傅笑呵呵的:“要不是你这儿太远,说什么也要请你喝酒的。”

    郊野:“多远都要去,沾沾喜气的。”

    胖师傅:“哈哈哈,不必你去,否则来回的路上叔不放心。”

    郊野不多说,招待胖师傅爷两在家里吃顿好的。

    下午才把人给送走,要说有车子的确便利,来回赶路快多一半。

    郊野给胖师傅拾掇了各种杂粮,还有两瓶香油。

    胖师傅不收,郊野:“叔,我不去喝喜酒,你还不收东西,今后我但是不敢去费事你了。”

    胖师傅走了,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车子的钱,等郊野去公社的时分胖师傅在给她。郊野表明没问题。

    送走胖师傅就给田嘉志写信,没事别瞎折腾。消停过日子。

    弄个自行车回家,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并且人家胖师傅说了,今后田嘉志省亲回家,直接去他家骑车回来,骑多久都成。

    比郊野家里弄个自行车供着,招人恨强多了。

    也不想想,她一年去几回城里,能骑几回。把田嘉志好一顿的数说。

    好歹胖师傅送来的细粮,郊野没说什么,这东西尽管她现在不缺,好歹是用脑子买的呀。

    买自行车,郊野觉得纯粹是没脑子的行为。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狠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情面微凉安少的狡猾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