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你倒是安分了

    小÷说◎网 】,♂小÷说◎网 】,

    田野就不知道从村口到仓库开车的那么一段路,就给村里人又打开了眼界。

    田野跟田大队长把事情都说了,请牛大叔到时候帮忙带带老鸹岭过来学习剪枝,嫁接的人。

    特意跟牛大叔说,让他们别乱开荒什么的。不过人老鸹岭的人听不听,那可不是田野说了算数的。

    事情安排差不多,田野带着两孩子回家认认家门,四处收拾收拾,就准备走了。

    出门竟然碰到朱家有人打开大门。

    朱老大媳妇身后跟着一个流鼻涕的小姑娘出来了。

    田野还纳闷呢,不是说朱家在公社那边买了房子了吗。怎么还留着儿媳妇在家里呀。

    两人都出门口碰一块了。田野身边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胖乎乎挺闹腾。

    朱老大媳妇身边的小姑娘,穿的不错,不过头发乱蓬蓬的,瘦瘦的脸蛋上鼻子两边抹鼻涕都脏了。一双眼睛透着胆怯,跟在朱老大媳妇身后,畏畏缩缩的。

    在看自家两个孩子,那就是无知无畏的代表,什么都想过去试试。

    朱老大媳妇看到田野绝对比田野心情差:“你怎么回来了。”

    田野:“这是我家。”回不回来轮得到你说吗。

    朱老大媳妇恶意涛涛:“不是跟野男人私奔回来的吧。”

    要不是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呢,田野都想过去抽她两下。

    田野往前迈步,朱老大媳妇退后两三步:“你,你想干什么,村里人都这么说的,可不是我说的,前几天还有人看到有野男人给你抱着孩子呢。”

    田野深吸口气懒得搭理她。

    朱老大媳妇不依不饶的:“你没话说了吧,就说你过年都不回家,怎么这时候不年不节的回来呢。就知道你不安分。”

    田野:“你倒是挺安分呀,你公婆同男人听说都在公社那边安家了,你这是带着孩子守着老宅呢。”

    这话多戳心呀,朱老大媳妇这阵子因为这个见天的生气,本来朱老大还回来两趟呢,因为回来媳妇就闹腾,就生气,现在都不大回来了。

    田野还偏偏往这块说。

    朱老大媳妇嗓子突然拔高:“你,是不是你挑拨的,你说是不是你挑拨的,我就说怎么好好地非得让我在家里看孩子种地呢。肯定是你挑拨的。”

    田野:“我可没那本事,你公婆肯定是看你安分,好好看家吧。”

    说着带两孩子饶过朱老大媳妇就走了。叫你没事挑衅我。

    朱老大媳妇脑子现在根本就不转个的,让田野给气的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脑袋,更混蛋了。

    坐在地上就开始拍着巴掌的哭嚎:“你们都欺负我,你们朱家人都不是东西。你们你们合伙欺负我呀。我这日子没法过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哭的太热闹,看热闹的太多,不过她说的话真没人信,欺负她有可能,说田野跟朱家合伙欺负她,那肯定是做梦呢。

    田野谁呀,跟朱家什么关系,别说上岗村,连公社那边都知道。这事不可能。

    朱老大媳妇在村里哭的风云变色的,知道找田大队长没用,朱老大媳妇直接跑朱会计家哭去了,孩子胆小,被她拉着一块哭。

    让朱会计媳妇这个气呀,就么见过这么当妈的,好好地孩子,给养的埋汰不说,还成天缩手缩脚的。

    村里后妈都没这么养孩子的。

    朱会计媳妇:“老大媳妇呀,你这么哭也不是事呀,起来给孩子洗洗,你自己也洗洗干净,你说你好歹也是公社那边上过班的,跟咱们乡下的女人不一样,这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朱老大媳妇嘴唇气的直哆嗦,想当初她也是这么想的,可到了上岗村,到了朱家才知道,她这个临时工就没让人瞧的起过,她还端着做什么呀。

    在田野面前嘴皮子没能占便宜,在朱会计媳妇面前嘴皮子到利索了:“婶子,入乡随俗,我也是被逼得没法子了,哪有他们这么欺负人的,谁家不是两口子在一块过日子,就他们朱家让我一个年轻媳妇在家里种地。不是欺负我是什么。今天婶子你就给我评评理。”

    真没朱家这样的,可这朱老大媳妇也实在是不值得同情,大正月的来别人家哭哭闹闹的掉眼泪,晦气死了。

    说她不是诚心的朱会计媳妇都不信。

    朱会计媳妇:“大致媳妇呀,你说我一个隔房的婶子,我能搀和你家的事情吗,朱家大嫂子把你留家里想来也是信任你。你该想开点才对呢。”

    朱老大媳妇:“婶子,这话你信吗,他们在公社过好日子,留我们娘两在家吃糠咽菜的,你看看丫头瘦的。”

    朱会计媳妇:“大侄媳妇呀,咱们村虽说不富裕,可家里有菜园子,养着牲口,就指着地里那点收成,也不至于吃糠咽菜的。王寡妇当年那么困难还把他家大牛给拉拔出来了呢。”

    朱老大媳妇不愿意听了:“我男人还在呢,婶子你咋拿个寡妇跟我比呢。”

    朱会计媳妇也翻脸了:“你男人在呢,你不去找你男人说委屈,评理,你来我家干什么呀,大正月的你来我家抹泪,你诚心的呀。”

    朱老大媳妇吵吵上了:“婶子,叔是会计,一家一道的,你就这么评理呀。”

    朱会计媳妇气疯了:“我男人是会计我家就该死呀,我男人是会计,就得容下你这个不安好心的上门哭丧呀。”

    朱老大媳妇:“好呀,我知道你们都是跟田野一伙的,你们都一块欺负我呢,这村子我呆不下去了。”

    朱会计媳妇:“你不想在村里呆着,想要去公社,可别拿我家作筏子,欺负你,我呸,你也配。也不问问人家田野,认不认识你。”真是气死了。

    朱老大媳妇拉着孩子哭哭啼啼的走了,那么大的小丫头,让她给拉扯的歪歪斜斜的,看着就让人心疼。

    朱会计媳妇:“这丫头也是命苦,没脱生到好人家。”

    田野才不管朱老大媳妇什么样呢,怨怼回去以后神清气爽的。不长眼睛,还敢堵我。

    田丰还有工作,田野带着孩子跟牛大娘说回话,就准备走了。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恶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人情微凉安少的调皮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