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求仁得仁

    田野心情挺好,早就想买车了,以后娘三去哪都方便,要不是因为田嘉志的事情家里的那点东西过了明路,田野还不太敢放开脚步呢。

    彭越这个三嫂,不是多事的人,听到小姑子竟然要买车,想也知道,这两个小姑子要买的肯定不是自行车呀:“我听你说要买车,买什么车呀。”

    田野先看看田嘉志,毕竟这个得两口子商量呢,虽然她先定下了。

    田嘉志:“咳咳,别看我,咱们家这样的小事,就你说了算吧。”

    别说田达呀,连彭越都觉得田嘉志这个妹夫实在是欠抽。

    那是小事吗,怎么看怎么小人得志呢,明明一表人才吗。

    田达:“别嘚瑟了,谁都知道田连长家里没大事。对了现在是田营长。”

    彭越在边上都不厚道的笑了,头一次没说自家男人招欠。

    田嘉志:“咳咳,居家过日子,盼着有大事做什么,三哥你这心态不对,一辈子都是零零碎碎的小事,我都高兴。”

    田达:“咳咳不知道妹夫觉得什么是大事呀,将来咱们长宝长顺成亲是大事,对吧。能听你的吗,你当的了家呀?”怨怼的可真是有劲。

    田嘉志竟然直接看田野,这事他说了也不算,田野早就提前下过话了。

    田嘉志:“那都是女人操心的事情,三哥你少操点心,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你早不在团部了。”

    田达被气了个仰倒。

    彭越头一次站在自家男人这边,针对田嘉志这个妹夫,实在是太不可人疼:“妹夫啊,我都好奇什么是大事了。”

    田嘉志:“嫂子这有什么好奇的呀,孩子的事情,咱们当父母管多了,孩子不见得乐意。”

    田达:“你嫂子问你什么是大事。”

    田嘉志:“自己结婚,那不比孩子结婚事大呀,这事就是我说了算,不信你们问问田野,结婚,成亲,领证,是不是都是我说了算的,生孩子,生男生女也是我说的。”

    彭越算是服了。真有妹夫的的,这都敢说。要不是田野生的双胞胎,你看他敢这么说不。

    田野那边看着田嘉志,这人也不算说谎,虽然连蒙带骗的,不过结婚,领证确实都是他一手操持的。

    彭越:“田野呀,你们成亲,领证,真的妹夫说了算的。”

    田野也不拆台,那一言难尽的领证呀:“嗯,他说了算的。”

    田嘉志胸脯都挺起来了:“看吧,这种大事,就得男人说了算。”

    田达:“哼,你小子不是骗婚吧。”

    田嘉志急了:“三哥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两口子虽然成亲的早,操办的简单,可要是正经八本的摆过酒走过礼,两人都当着长辈跟大队的面点过头的。”

    田达:“你的长辈,我们家田野那时候哪来的长辈。”

    田嘉志:“我们给我爸上过香的。”

    田达:“你这思想不行呀,田营长,还是回去好好学习学习吧。”

    合着人家这等着呢。就没见过这么互相伤害的。

    田野那边偷着乐,田嘉志为啥着急呀,被人说道点子上了呗。

    过了端午,田野又把两孩子送托儿所去了。

    田嘉志也正式换了一身制服。田野都觉得自家男人更精神了。

    送两孩子去上学的那天,田野同冯兰走个碰头,真不是田野故意的,而是两孩子着急过来,田野给两孩子送小水壶的。

    冯兰碰到田野,脸色不好看,尤其是看着田野的眼神,让田野觉得自己做了多过分的事情一样,问题是她就一抬头,连碰都没碰到这位呢,真心的没做什么。

    冯兰僵硬着一张脸:“你也别得意。”说完就走了。

    田野纳闷呢,我怎么得意了呀。

    我车还没买回来呢,就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了不成。

    冯兰那边咬着下嘴唇,心情酸涩的跟天上下了酸雨一样。滴在哪都疼的让人火烧火燎的。

    她费劲心思嫁了个男人,唯一比田嘉志出彩的地方,那就是她男人是个营长。

    能让她在田野亦或者田嘉志以及原来的战友同事跟前抬起头来,如今田嘉志也成了营长,这也没什么,说明自己眼光好,没看错。

    可问题是,他现在的男人也是营长,而且自己前阵子才在田嘉志的爱人田野面前宣战过。

    现如今的形势,让她脸疼。最要命的还是,她男人年纪已经摆在那了,要是不能再进一步,或许就要面临着转业,她这么折腾图个啥,就图个离婚带着孩子的老男人吗。

    刚结婚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做的没错,想要的都得到了,问题结婚不光是对着一个撬来的老男人过日子,还有公婆,还有前妻生下的孩子。

    自从老两口子带着赵乐乐过来部队以后,冯兰的日子就没有一天是顺心的。

    吃苦受累,她都不怕,也是艰苦奋斗过来的,问题是,她凭什么要给别人家的孩子吃苦受累呀。

    又不是自己生的,心里能平衡就怪了。完全没想过,这都是她自己求来的。谁让她撬有主的男人的。

    反观田嘉志还年轻,人家还有以后呢,路宽着呢。

    冯兰是不服气的,她凭什么比不上一个乡下女人呀。

    放在原来她还能说这么一句,放在如今,冯兰说这个的时候,还得躲着点那群农村来的嫂子。

    这帮没脑子的女人都被田野小恩小惠给收买了。

    尽管还是昂着脖子,不过底气真没多少。外强中干的典型。

    冯兰怎么百转千回,对人家田嘉志两口子都没影响,人打心眼里就没想过搭理这么个人。

    说白了,没看在眼里。自己过自己的日子,我看你干什么呀,别说你男人是营长,你男人就是团长,军长,那也是你自己的事。

    田嘉志对买车什么的事情本来不太在意的,突然就问田野:“不是说买车吗,怎么没看到呀。”

    田野也没想到田蜜这么一说之后,就没什么动静了:“田蜜那边还没有动静呢。”

    抬眼看田嘉志:“你怎么突然就着急了。”

    田嘉志:“这两天听到别人说车了。”

    田野:“咱们家买车,对你不会有什么吧。”

    田嘉志:“能有什么,就我这个状况,犯错误都买不起车。”

    田野:“听着怎么那么酸呢。咱们家不缺你犯错误那点东西,虚荣我也犯不上,时刻提高警惕呀。”

    田嘉志唇角勾笑,隐匿又自豪的瞧着自家媳妇,他真的上辈子积德才能娶了田野。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恶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人情微凉安少的调皮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