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霸王花

    而且院子里面四散着两个草席子呢,他们家田小武就落在没有草席子的地方了,要不是有雪,得摔多疼呀。

    小许扭脸,半眯着眼睛,都不敢看了。

    田野:“摔死没,还起得来不。”

    田小武吐两口雪,爬起来有点蒙圈,怎么飞出去的都不知道,不过叫嚣没断:“忒嚣张。”

    田野挑眉,田小武冲上来,然后飞出去。

    接着,三孩子那边爆发出欢呼声,还能听到,妈妈加油的口号。

    小许看着三孩子,下意识的拉拉自家儿子,你傻不傻呀,给别人的妈妈加油做什么,你爸本来就输了,该当什么心情呀。

    田小武开始还能冲呢,后来直接就躲了,不过田野追着没放就是了,田小武累的喘气:“差不多得了,你这女人有完没完。”

    田野直接逮到就把人给摔出去,不让你知道厉害,下次你不定做什么呢。

    那边三孩子就跟着欢呼。田阳招呼的最高兴,直接跟着人家两孩子喊:“妈加油。”

    田野:“你就当逗你儿子开心,心情会好一点。”

    田小武吐口吐沫,都有血丝了,那边看一眼傻儿子:“好什么好,给你加油呢。”

    田野忍不住都笑了,这孩子可真可人疼。不过叫错了,她闹心。感觉认丈母娘是的。

    田嘉志看到田野脸色缓和,赶紧的过来:“衣服是不是脏了,收拾他哪用你呀,我来我来,你跟孩子看热闹。”

    田小武咬牙切齿的:“田嘉志你可真成,你要是不愿意割那一刀,我能按着你来。”

    哥两要掰的节奏。

    田嘉志:“咳咳,你都被打成这样了,就扛到底吧。”

    田小武气的仰躺在草席子上,我这是交了什么朋友呀,塑料友情。

    小许过来,掏出手绢给田小武擦脸上的汗水:“田野可真本事,我数了,他摔你那么多次,一次都没有让你落在草甸子上,你说这多好的准头呀。”

    田小武睁眼看着媳妇:“她摔的可是你男人,你还说她准头好。”

    小许姑娘羞涩的看看那边的田野,才过来心疼的扶起田小武。

    看来被田野的功夫折服了。

    田小武觉得日子没法过了,到处充斥着田野的阴影。

    胸口疼,不对,是哪都疼。下意识的摸摸肚子,别把伤口给摔开就成。

    田野冷哼,欠。

    小许这才走心的关怀田小武:“没事吧。”

    田小武一脸的幽怨:“你去给田野拍巴掌叫好去吧。”这怨气不是一般的大。

    过来跟妈妈一起看田小武的田阳都被田小武给怨怼了:“你可真是我亲儿子。”

    咬咬牙,虎落平阳,连媳妇儿子都让人给拐带了:“田野,咱们的仇大了。”

    田野冷哼一声,我还能怕了呢,谁记恨谁多一点那还不一定呢。

    田小武一瘸一拐的被小许扶到屋里的。话说虽然半残了,好歹能进人家屋了。

    扫一眼那边的田嘉志,哥们为了这份友情尽心了呀。

    田嘉志端着两杯温水过来,先给媳妇一杯,另一杯才送给田小武,看的田小武那个恨其不争的劲头,别提了。后悔自己眼光差,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发小呀,软骨头。

    田阳已经跟长宝长顺一起围着田野那边乐开了。

    长宝:“妈,你摔得真好看。”

    长顺:“劲头大。”

    田阳:“婶婶,你跟我这样玩好不好。我跟长宝一样叫你妈妈。”

    田野纠结,她不愿意,很不愿意:“叫婶婶就好。”

    田小武气的闭眼吸气,傻儿子呦,这不是讨打吗。

    田嘉志过来:“真是你儿子,上赶着讨打。”

    田小武:“你还说,哥们为了谁呀。”

    田嘉志:“在不训练训练你就废了。”然后:“咳咳,田野那也是心里惦记我。”

    田小武吸溜口气揉着腮帮子:“牙疼。”

    田嘉志挺认真的给田小武看腮帮子:“不能吧,田野摔你的时候肯定注意了,不会摔你牙的。”两人摔跤的时候他认真的看过了,唯恐把田小武给摔个好歹的,所以很仔细的看着。

    田小武嗤之以鼻:“要不要我谢谢你媳妇呀,我牙那是让你酸的。”

    田嘉志翻白眼,可真不招人稀罕。早知道就不这么关心他了,白瞎了一片心。

    田嘉志直接跟他说正经的:“对了,你也别光吃婶子不知道从哪淘换来的补药,还是去军区医院那边检查一下,万一落下毛病,早知道早治疗。”

    田小武:“田嘉志你还是个老爷们不,跟个女人似的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你能给咱们爷们长点脸不。”

    田嘉志觉得搭理他都多余。哥两友情面临考验。

    田野被胜利的掌声包围过后,才有时间过来搭理田小武,三个孩子就跟粉丝是的,在田野身边围着,看的田小武再次牙疼。

    田野:“下次做事长点脑子。”

    鉴于身上到现在位置还有隐痛的地方,田小武勉强把嘴里的话咽下去了。

    然后田野从屋里拿出来一大包的草药:“一包煎两碗,一天两顿,回家吃去吧。”

    田小武:“且,蒙古大夫忽悠你的吧。”

    田野懒得理他。小许姑娘抱着草药兜子:“田野呀,这都管什么用呀。”

    田野冷飕飕的看着田小武,恶意涛涛:“产后挑理的。”

    噗,田小武嘴里的白开水全喷了。小许姑娘手里的草药兜子,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可真是有点烫手。

    田野:“根据他们的情况找老大夫开的,积年的暗伤都管用。”

    那好吧,可真是好东西,小许姑娘:“田野呀,谢谢你了,就知道你还惦记着小武呢。”

    小武:“惦记着收拾我呢。”

    然后想到自己一个老爷们让个女人给收拾了,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扬记住的事情,才算是哼了一声不在跟田野对着干了。

    三口人回家的时候,一路上小许都是在夸田野的,田小武觉得以后家里都不会消停了,媳妇什么眼光呀,怎么就崇拜田野那么一个头脑简单光有力气的女人呢。

    在看看儿子,田嘉志这里不能来了,不然媳妇孩子都跑了,不定跟谁亲呢。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恶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人情微凉安少的调皮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