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换个小女婿

    张建设:“田蜜,我认真地,你考虑考虑红旗。”

    田蜜挥挥手上车了。李红旗望着田蜜的车子,还有里面的人,好一阵的无力。

    田蜜那是白月光,他捞不到,所以不捞了。上岸了。可他盼着田蜜好。

    田野那边跟李红旗说的最多的还是欠条。

    李红旗:“田野,就是我不在老鸹岭了,这帐我也认。”

    田野:“得了吧,说的好像人家张大队长是赖账的人一样。”

    然后:“恭喜你呀,要回来了。”然后:“怎么想通了,不在基层猫着了。”

    李红旗看着田蜜那边:“在呆下去,还能娶上媳妇呀。”

    田野想说现在也晚了。不过万一呢,田蜜突然回头了,也说不定,真的跟李红旗成了,那就是天下太平呀。所以田野保持沉默。

    李红旗那是什么人呀,三个田野加一块动脑子也不是个,田野就沉默了一下,人李红旗就开口了:“是不是晚了。”

    田野:“啊,爱情不都是争取的吗,有早晚之分吗。”

    李红旗:“我跟建设都喜欢田蜜,可我们都知道,更愿意田蜜过得好。只要她有喜欢的人,过得好,我们都愿意祝福她的。”

    田野带着讽刺的开口:“你们还都挺伟大。”

    不然能说什么呀。有一个强势点的,没准他们家就不用那么闹心了。他们的喜欢可能都没有那么纯粹。

    自家男人那样小心眼,也挺好的。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不让。

    不过这事也不能光怨别人,当初田蜜要是拉着一个人的小手,认真经营一份感情,肯定没有今天。

    田野:“你回来安排好了吗。”

    李红旗:“哪就回来的那么快呀,不在老鸹岭那边的公社了而已。”

    对呀,人家得按部就班的走,李红旗不无遗憾的开口:“所以我脚步还是慢呀。”

    绝对是望着田蜜那边说的。

    田野想想鲁明生,再看看李红旗,那确实差着好远好远的距离呢。不管是年岁还是成就,都是至少二十年的距离。

    田野:“那也恭喜你。路都是慢慢走出来的。”

    李红旗很真挚的对着田野道谢:“还要谢谢你,不然我不会走的这么快这么稳。”

    田野:“瞎客气啥呀,你不是还给我挣了一堆欠条呢吗,好好干,等你当高官的时候,没准我就能跟你讨人情了。”

    李红旗:“拭目以待吧,我会把你这份人情还回去的。”

    田野突然就神来一句:“不然你早点找个媳妇,早点生个儿子给我闺女当小姑爷也成。”

    他们家长宝提前准备准备任何事情,田野觉得都应该。愁呀。

    李红旗差异了那么一下,才恨声说道:“我还没到卖儿子的地步呢。”

    那真是很遗憾,田野觉得李红旗这个一心一意的性子生出来的孩子多好呀。孩子随爸,长情。

    预定一下挺好的,再说了他们家长宝同学的亲事,真的应该早下手,早抢滩,不然将来肯定老大难。

    看看田蜜,田野越发的觉得应该从小就给闺女找个小女婿看着。

    一堆欠条没能换回来一个小女婿,田野那是颇为遗憾的。众人告辞之后,各自散开了。

    姐两回家的时候,都大晚的了。

    田大业同孙怡两个人还在客厅里面等着呢。田野觉得两老也不容易,明明都困得很疲惫了,还那么耐心的等着闺女回来呢。

    结果就看到两老拉着田蜜,事无巨细的要求汇报,吃饭都有谁,说的什么话。

    有没有打过电话都问的清清楚楚的。田野觉得田蜜也怪不容易的。

    话说这日子要这么过下去,这家早晚要崩溃。不是田蜜疯了,就是田大业疯了。

    田野在田蜜门口挺认真的建议:“不然你去我那边发展吧。”

    田蜜被问的早就没有脾气了:“不去,我这猫着挺好的。”

    田野:“随便你,大爷跟大妈也困了,你多体谅体谅她们,过段时间就好了。”

    田蜜:“我不带回家里个对象,他们都不会放心的吧。”

    这是事实,田野也没什么好说的。这家里气氛实在是有点压抑,田野就呆了两天就走了。

    田大业怎么留都没用。

    田野倒是劝过田大业:“大爷,不能这么下去,你得信任田蜜,时间长了,田蜜受得住你们这么紧张,你们自己身体也受不住呀。”

    田大业:“那能怎么办,压着她找个男人结婚。”

    田野:“大爷,你就不怕田蜜腻烦了,适得其反呀。”

    田大业喘着粗气没吭声。田野也不敢刺激大了。

    听说晚上田大业就舅子家里闹腾了一通,往日,田大业这个姑爷对着小舅子态度那都好的不要不要的,这还是头一次对着原配发妻的娘家小舅子动怒呢。

    不过人家鲁明生也不是好惹的就是了,听田丰说姐夫小舅子两人差点打起来。

    鲁明生那是什么人呀,骂人都带脏字的,口口声声说田大业娶的什么东西,连闺女都教不好,还敢教训别人,换成他早就扎在家里不敢出屋了。多大的脸呀,还敢嚷嚷呢。

    所以田大业完败呀。要不是人家看着田大业年岁大了,没好意思使劲刺激,还不定说的多难听呢。

    田丰一边说一边叹气:“鲁舅舅多不待见孙家呀,现在好了,没过来家里指着鼻子挤兑爸就不错了。”

    田野:“四哥呀,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小舅看不上咱们多好呀。”

    田丰:“我现在两面不是人,你说这算是啥事呀。田蜜脑子进水了不成。”

    田野:“过段时间就好了。”

    田丰:“从小到大我就没看田蜜改过脾气,跟你说吧,她越消停,越听话,我心里越发毛,我不敢看着她,现在我就盯着我舅舅呢。我恨不得家都不要了,见天的跟我舅舅一块过去。就怕田蜜出个昏招,真的跑小舅跟前去。”

    可怜的田丰呀,都折磨成什么了。回头别把自己搭进去。

    田野赶紧摇摇头,那什么不和谐的事情不能想,这是大众走向的世界。

    田野:“四哥,你也别太上火了,田蜜不是不懂事的人。你要相信她。”

    这话安慰不到地方上,田蜜要是个懂事的,那还能说出来喜欢鲁明生这个雷吗。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恶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人情微凉安少的调皮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博manbetx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