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惦记孙子呢

    田野就不知道田大队长这感叹如此之深,平时可没田大队长说过这些的,这位那是个深沉的:“您开通。从来都是明白人,这生男生女其实都一样。”

    不过还是觉得话题变化有点奇怪,怎么就到了生男生女上了呢。

    田大队长看看这两口子,跟着来一句:“我是说难怪你爸一直惦记长顺呢。”

    啊,原来人家把话题往这上说呢。难怪田野觉得话题变化有点大呢。

    话说朱铁柱怎么还惦记着长顺呀。不是长顺同家里可都没怎么接触过呢。

    田嘉志都一脑门子官司,拧着眉头不吭声了,说道朱铁柱两口子对于田嘉志也好,朱小四也好,那都不是愉快的话题。说什么基本上都一样。

    田大队长看看这两人,把烟袋锅子都装上了,看来还要长谈。

    跟着就听田大队长说道:“你爸妈两个人呀,现在日子过得挺好的,我看着没有那么算计钱了,都舍得往省城挂个电话什么的了。”

    田嘉志:“叔,是不是同你说长顺的事情了。”自家爸妈什么人,田嘉志比谁都知道,真不用这么绕弯子。所以人田嘉志开口就奔着主题来的。田大队长那点婉转也不好说了。

    田大队长:“哎,我们这辈人呀,没有你们这么开通,别看我是当大队长的,其实我也稀罕孙子。”

    田嘉志:“那可是没看出来,我看着您对娇娇那可是比对几个孙子强多了。”

    田大队长:“那不是家里就这么一个丫头吗,那不是我这都有了三孙子了吗,你看看要是没有孙子,我着急不?大志呀,我说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说说,你爸呀,稀罕孙子。或许没有恶意。”

    田嘉志失笑,让人田大队长都给自己身上泼脏水了呢,也不知道他爸怎么同人田大队长说的。

    脸上表情不好看,语气有点轻飘飘的:“好意也不成呀,这事瞒不住您的,当初我从朱家招出来,那就是给人田家继承香火的,不然人田野为啥欠了大队那么多的饥荒,也要给朱家四百斤粮食呀。”

    田大队长能不知道这个吗,使劲的嘬了两口旱烟袋。

    田嘉志跟着重重的说了一句:“那是田野把我从朱家买出来的。”

    田大队长没法子,人家说的那是半点不差的事实呀,可这么说不好听,以后父子爷们还说话不了:“你这孩子,别说的那么难听,这婚事挺和美的,般配不是。”

    田嘉志:“般配那是肯定的,不过这事实也是事实呀,谁也没想到有今天,突然他就就变了,不让随便生了呀。我爸当初也没看看哪个儿子能孙子不是。”

    跟着讽刺的说了一句:“他要是看的出来,招出来一个不生孙子的,那就是骗婚,骗人田家呢。”

    田大队长都被田嘉志这么幼稚的话给气乐了,多大岁数了,年轻时候这点事还纠结呢。这小子记仇是真的。

    田野那点小心眼在这小子面前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的。

    田大队长:“你爸也没说别的不是,就想着同长顺搭个话,打个招呼,我这没有同你们两口子说清楚,也不敢给搭这个梯子,这不是才跟你们说说吗。大志呀,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别在想这些了。你爸老了。”

    田大队长:“大志呀,你怎么说呀。”

    田嘉志其实没想什么,就觉得好笑。当初把儿子都给别人家了,现在想要孙子,是不是有点意思呀。

    一时间没组织好语言,所以沉吟了一会。

    田嘉志:“叔,这事我没什么好说的,长顺姓田,不管同我爸叫什么,那都是给田家继承香火的,这事变不了。骗婚,骗人的事情我不做。”

    随后说了一句重的:“当初卖儿子容易,想要买回孙子,我是不做卖儿卖女的事情的。”这就相当于在打朱忒住的脸面呀。不过朱铁柱那人吃冤吃损不吃亏的,估计不当回事。

    跟着望着天空:“叔,你知道当初我多盼着田野生孩子吗,那时候我就想了,有了孩子,我跟田野才是一家子,拴在一起的一家子。余下的我什么都没想过。孩子姓朱的话,我都不敢生,我怕呀。”

    田大队长听得烟袋里面的烟灰都掉地上了,你说这孩子平时挺好的,心思怎么这么重呀,有什么好怕的呀。

    说的咋这么让人心酸呢:“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呢。”

    田嘉志:“可我真怕呀,我怕孩子随我呀,叔你不是外人,我都不知道碰不上田野,我现在啥样,没准比朱老大还不是东西呢。朱家的孩子,敢生吗?”

    这话说的实在是让田大队长心里冷冷的呀,你说这孩子都让朱家两口子给逼成什么了。

    田大队长:“大志呀,你可别这么想,你是什么人,谁不清楚呀,打小你就同小武一块长大的,你要是不好,小武那孩子就不好。咱们家小武脾气不好,性子破,人缘顶顶差的,可就一样,眼光好。这个叔信,你也得信呀,你还不相信小武呀。”

    田嘉志漏出来个笑容,说真的这话能安慰到他,小武那真是少年时侯唯一的阳光了。

    冲着小武他也得是好人。不能因为自己把人小武给埋汰进去。

    田嘉志:“叔,小武别看坏坏的,可他身上暖和,有阳光。是你们养的好。教的好。”所以吸引着他这个缺乏阳光的人。

    田大队长都不否认,他们家那小武呀,哪都不好,可就是一样心好。虽然不知道什么是阳光,可知道自家孩子根子好。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田嘉志:“叔那就当我没说,咱们家长顺姓田。”

    还有啥说的,朱铁柱的心思,没戏了。

    田野就在边上听着呢,想要过去给田嘉志拍拍脑袋的,不过估计他这个摸头杀,田嘉志肯定要翻白眼的。还是算了吧。过了需要安慰的年纪了。给点时间自己就想开了。

    朱铁柱这人要是不弄出来点动静,彰显一下存在感,心里肯定不舒服。所以才有事没事的就折腾点事,让人不痛快那么两下的。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恶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人情微凉安少的调皮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