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瞎折腾

    田大队长叹口气,朱家呀:“你爸也不是非得把长顺要回来,不论怎样说,那不是孙子吗。”

    田嘉志:“都相同的,有了粮食盼着有钱,这孙子真要是天天能看到,能说话,他不定作什么妖呢,我田嘉志日子过到今日,叔我都没想到过的,我得爱惜。做人不能利令智昏。”

    田大队长算是知道田嘉志对家,对孩子,对郊野是什么概念了。郊野眼光不错。一句话不必说,田嘉志这小子就把该挡住的都给挡住了。

    田嘉志这样的性格更不错。这样的两口子人家咋能过欠好呀,能到今日这份上,那真的不稀罕。

    田大队长给自己烟袋锅子填满了烟叶子:“成,你这心思我了解了,回头就跟你爸说清楚,不应想念的别瞎想念。都是孙子,人不是爷爷的叫着呢嘛,瞎想什么呀。”

    田嘉志:“您是了解人,我这话也就能跟您说说了。我老丈人老丈母娘都不在了,就郊野一个姑娘,最初我过来给老丈人承继香火的,有个孩子我这招姑爷腰板都觉得硬气了。”

    田大队长都给气乐了:“你这小子,还有这个心思呢,真没看出来,最初那不便是你在家里满当家的吗。”

    田嘉志黑脸,所以自己的笑话人家都暗搓搓的看了好几年呢是吧。

    抿着嘴巴有点破罐子破摔:“您没少看乐子吧。”

    田大队长:“哎呦,那时分你们年青呀,看你们折腾的,哎呦让我们这群老东西仰慕呀。”

    所以是一群人在看笑话,田嘉志牙疼了。难怪人说老而弥坚呢。今后都不想在看到这群人了怎样办。

    田大队长:“你也别多想,换成我年青时分,我也跟你似的,否则心里必定不结壮。”

    田嘉志一点都没觉得安慰,那不是还有郊野作比较呢吗,人郊野比他其时岁数还小呢,怎样看着那么沉稳呀,尤其是现在想起来,人郊野从来就没把他那些花招看在眼里的是吧。

    田嘉志:“您早点记忆欠好用了,我就不多想了。”

    田大队长的黄牙板子都笑出来了:“有脑子比没脑子强,折腾折腾没什么欠好,看看你的日子,没脑子能过成这样吗。”至于朱家的论题,就到这儿了,朱铁柱那点念想,他儿子不准备满足。

    田嘉志不想多说了。权当是遮羞吧。

    田大队长迈着四方步走了,这日子过得,他都知足了,外孙女那儿别折腾感冒了,就更顺心了,还得去给姑爷闺女上上夹板,天天的瞎折腾,不折腾出来点费事,他们就没完是吧。

    田嘉志可贵的一个礼拜天,带着闺女,儿子,还有媳妇,出去散步散步,气候刚刚好。

    朱家的工作仍是不想更爽快些,那便是一家子不让人爽快的人。时间都能给你添点膈应。

    田大队长晚上接到朱铁柱的电话,叹口气,这朱铁柱最近四肢大发了,都不怕费电话费了,这电话打的这个勤快呀:“老哥呀,孩子终归是你的,同你叫爷爷呢,不就成了吗。想那么多做什么呀。”

    田大队长这话说的算是最含蓄的一种回绝了。

    朱铁柱:“这孩子不得近亲近亲,才干跟你亲呢吗。我就想同孩子说说话。”

    田大队长心说,你把电话打给你儿子家里不就成了吗,人田嘉志两口子还能否则孩子接电话呀。

    这事呀,那还不是要个说法吗,否则找他这个大队长做什么呀:“最初这孩子抱回家做满月的时分,老哥你可足迹都没迈人郊野大门里边去。再说了,最初立字据的时分,说的清楚,宏愿便是给人田家承继血脉的。生了孙子也是姓田的,要我说你就不要多想了。真的让人田家同你打官司呀。”

    跟着添上一句:“人家手里攥着字据呢,老哥你不占理的。”

    朱铁柱直接蹙眉:“他们田家是不是仗着家大业大欺负人呀,是不是郊野这孩子心里不乐意呀。”

    田大队长原本想要安慰安慰这人的,说是儿子不待见身上的血脉,多伤人呀,惋惜,这人底子就不必安慰,还不如直接让他面对现实呢。

    否则不定把人郊野埋汰成什么样呢,连田大业怕是都得一身的不是。

    田大队长:“老哥呀,你想多了,我问过宏愿了,宏愿说,孩子挺有礼貌的,看到老一辈都爷爷奶奶的叫着,至于其他的,人宏愿说了,他是招出来给田家承继血脉的,长顺,长宝都是姓田的,骗婚,骗粮食的工作他不作。现在不是灾荒年月了,四百斤粮食在把儿子换回去也不现实。”

    朱铁柱在这边听着,脸色比朱老迈气他的时分还丑陋呢。

    所以老二这是跟他过不去了,最初那点事,就解不开了是吧:“队长呀,你说老迈也就那样了,老三就那么一个丫头,当祖先相同的供着,我们朱家,这田家要是这么做,可不宽厚。最初什么样不说,究竟长顺那是我们朱家的血脉。”

    所以人家这是要不讲道理呀。连宏愿那孩子的回绝都听不进去了。

    田大队长:“老哥呀,你听我说一句,你这心境我能了解,可这孩子离我们这么远,你同孩子也没什么情分,你说你是孩子爷爷,孩子就能认你呀,再说了,便是认了你,你还能由于你这点念想,吧孩子从省会的校园,弄到我们乡间的校园去呀,甭说郊野不容许你,便是我也不容许你呀,你这不是耽搁孩子吗。”

    田大队长:“细心想想,认不认那不都是一回事吗,你要是心里有孩子,孩子在哪,身上流着的都是你朱家的血脉。不在形式上这点联系。”

    朱铁柱:“你啥意思呀,我这就不认孙子了,不论怎样说我都是孩子的爷爷,不敢这中心有啥子工作。。”

    田大队长:“谁也不能否定这个,老哥呀,想开点,那孩子不论姓什么,那不都是你朱家的血脉吗,既然如此争什么呀。是不是。”

    朱铁柱被绕的头晕,可认不认仍是心思了解的。这姓田的必定不是同他一个心眼的。

    自己就不应让姓田的从中斡旋这事。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狠毒女配要翻身manbetx万博江湖滴滴龙飞凤天情面微凉安少的狡猾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