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城乡

    孙二老板这话说的实心实意的。没想到牛大娘要害时分居然这么仗义的。

    牛大叔:“说这些做什么呀,我们可都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再说了,我们是外人吗。”

    好吧,人牛大叔这个宽厚人,也能说外场话的。可见省会这当地真的出挑人,没看到人宽厚的牛大叔出来才多久呀,都会说这种话了。

    牛大娘那儿上下打量着孙二老板,啧啧两声:“孙二呀,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在省会混的本事了,大姑娘都绕着你转呀,要抢人了,我们可不能作出忘本,利令智昏的工作呀。人花儿但是正经人,给你生了闺女呢。你要是做出来什么,回头吐沫星子喷死你。”

    牛大叔那是一点方法没有的看着婆娘,你说你着才刚做了点为人的事,怎样马上就惹人呢。愁死了,这话就不能留半句呀。

    孙二老板可看不出来牛大叔的惊慌,心里着急着呢,太介意牛大娘的观点了:“大娘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呀,花儿同闺女那是我的命根子,根本就没有的事。我能做出来什么呀,谁能比田花儿对我重要呀。我委屈死了。真要是他们娘两看不上我了,不必吐沫星子淹死我,我自己我就不活了,还有什么活头呀。”

    牛大娘一脸你都把大姑娘招呗家里来堵门了,还敢说什么都没有:“你同人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八卦妥妥的八卦脸呀,孙二癞子急了,牛大叔过来:“胡说什么呢,孙二什么样,他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对花儿那是全神贯注的。没的说。你又不是看不到。”

    孙二都要掉眼泪了,拉着牛大叔的手:“叔,您是我亲叔。”

    然后对着牛大娘:“求您了,千万同人说清楚了呀,我可不是陈世美,我都不知道那姑娘。”

    好吧,对着牛大娘这个八卦新闻专家,孙二老板那是仔细在恳求呀,外面风闻最终传成什么样,多半都在这位大娘嘴里定性呢。

    真的,别不信,你没看到现在外面闲言碎语不论多少,最终撒播的版别都是牛大娘嘴里传出去的版别吗。

    人家说的生动,形象,敢于创新,勇于顶缸,所以大伙都信牛大娘嘴里这个版别的。

    人家传出去的话都有鼻子有眼的,假的都说成真的,并且有作证,每件事后边都加一句,谁家的那个谁其时就看到了。好吧,这都有主了,谁能不信呀。

    他人说什么其实不重要,家里田花不误解自己,外面牛大娘不乱传,基本上关于孙二老板来说,那就没事。

    牛大叔也愁呀,你说就牛大娘这个不怕生事的嘴巴,到时分谁要是找家里来,怎样办呀?

    你说这婆娘这张嘴,咋就硬生生的不消停呢。,现在好了,不光是嘴巴了,人家连手都动了。

    牛大娘:“啧啧,看你这孩子说的真的是的,真不关你的事呀。那大姑娘真的就善意思过来攀扯你?”心说这世风怎样了,大姑娘咋不知道害臊了呢。

    孙二老板拍着胸脯确保:“大娘您要让我怎样同您确保呀。怎样都行,您可口下留情,回头我回村别让人啐吐沫星子呀。我委屈死了。”

    牛大娘:“哼,你要是做了陈世美,那可不是光吐吐沫星子的事,别看田花儿那孩子嘴巴不讨人稀罕,可那孩子宽厚,实心眼。告知你甭说人家两个兄弟不饶你,便是村里人也不饶你。”

    孙二老板:“真不必您提示呀,您说就冲着这个我敢吗?那姑娘有毛病。”

    气狠了,尤其是想到田小武这个大舅哥,孙二癞子现在就开端哪都疼了。

    牛大娘哼哼两声,很有那么点给孙二癞子提示的滋味:“你知道就好。”

    孙二老板总算是松口气,能让牛大娘信赖自己,那就相当于争取了言论主动权呀:“大娘呀,仍是去医院看看吧,您这老臂膀老腿的,我不定心。”

    牛大娘一摆手:“看什么看呀,再来十个,大娘我都能把他们打跑了,这身子骨,哼,专门抵挡二流子,利令智昏陈世美的。”

    孙二老板听着别扭,总觉得那陈世美指的是自己,不过他真的什么都没干:“得您不必把我算在里边,我不是陈世美。”

    牛大叔送孙二癞子出门的:“你定心吧,我同你大娘说。这是可不能埋汰我们自己人。”

    孙二老板:“叔,谢谢您,您是不知道,我们这条街上,啥事都是牛大娘嘴里说的最精彩。”

    牛大叔笑的有点惭愧,不善意说什么了,这也不算是称誉呀。总算把孙二老板给送走了。

    牛大娘那儿闻着茶叶:“好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别看这小子痞痞溜溜的,拿出来的玩意,没有差的,老头呀,这玩意你藏着自己喝,可别送人呀。”

    牛大叔看看那玩意:“好东西给我也遭禁了。喝不出来什么。”

    牛大娘:“可不是这么回事的吗,苦了吧唧的,还不如给我一碗白糖水呢。你说这玩意老贵的成天捧着喝,图什么呀,哪如吃点肉呀。”

    所以说,人孙二老板送来的好东西,两人知道是好东西,老值钱了可便是不如一袋糖,一块肉招人稀罕。

    牛大叔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不过入乡随俗,到了省会就不能这么说出去了,不稀罕也不能说:“咳咳,没见识了吧,这话我们可不能外面说去。让人笑话。我们家自己知道就成。”

    牛大娘白眼翻过来,撇撇嘴:“你当我傻呀,说出去让人笑话我不成。跟你说,我平常出去卖东西的时分,随身带着的那罐子里边,都是茶叶水,不爱喝,我也带着。“

    跟着说道:”看着边上的人喝,我也装着喝两口。哎,你甭说我觉得跟他们城里人没啥差异。”

    哼,同人家做差不多的工作,不出格,这个她懂,那不便是怕人说她土吗。不就茶叶水吗,喝两口苦不死人。哎,要不说人牛大娘在省会日子过得舒坦呢。

    你大叔:“明日我再给你别的预备一个罐子,这个给他们看就成,哪有喝口水还喝不舒坦的呀。”

    牛大娘:“那仍是算了吧,苦着,苦着,也就习惯了。没那么难喝了。便是不如白糖水顺嘴。”
其他书友在看:女神不偷心狠毒女配要翻身魔心魅江湖滴滴龙飞凤天情面微凉安少的狡猾契约妻倾世离歌:王爷做个神仙吧魔魂封天万界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