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2章??福报和业报

    “这条路,你们是怎样发现的。”

    韦宝问道。

    “哦。。。”

    “是玄嘴和玄舌找到的,它们出来,总是看到哪里草多就往哪钻。”

    玄鼻说道。

    “它们和你说的?”

    韦宝说道。

    “。。。”

    玄鼻无语。

    “你们和玄鼻说有这条路的么?”

    韦宝问着玄舌。

    “啊。。。巴。。。”

    玄舌摇头。

    “甭管我是怎样知道的。”

    “我也住在这儿多少年了。”

    玄鼻说道。

    “这条路不像是天然而成的。”

    “这些卵石这么圆,山上应该不会有这种石头。”

    韦宝说道。

    “咱们刚发现这条路的时分,也这么想。”

    “天蚕爷爷都不知道有这条小路。”

    “应该是在仙人来之前,就有这条路了。”

    “由于年份久了,就没有了本来的相貌。”

    玄眼说道。

    “尽管路窄了些,却不是多难走。”

    “走了这一会,走快下到了半山腰了吧。”

    韦宝说道。

    “还没这么多,这种高度,也便是刚好和桑林那儿相同高。”

    玄鼻说道。

    “那才的那种山枭在自象山能有多少只。”

    “那臭味可真是重啊。”

    韦宝问道。

    “不多,也便是十几只。”

    “其实也多不了。”

    玄鼻说道。

    “为什么?”

    韦宝问道。

    “它们的口器没有牙齿,不能捕食,只能吃些腐肉。”

    “这儿哪有这么多的腐肉给它们吃。”

    玄鼻说道。

    “哦。。。”

    “也便是说,它们还会饿死啊。”

    韦宝说道。

    “是啊,上辈子贪饱了,做山枭时饿死,也是业报啊。”

    “自象山也是鬼门关的一部分,报应之事,也是处处存在。”

    “正所谓,为善善至,为恶恶来,如影随形,毫分无缪。”

    玄眼说道。

    “横竖也是闲着无事,玄眼,你就讲讲你知道的那什么福报和业报的学识吧。”

    韦宝笑道。

    “我讲得细一些,你乐意听么?”

    玄眼说道。

    “哎呀。。。”

    “韦大王,别听了,头疼。。。”

    玄鼻说道。

    “单调啊。。。”

    “来。。。玄眼。。。我背你。”

    韦宝也不论玄眼的反响,一把就把它拉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哎,你听一个鬼给你讲报应的事。。。”

    “也是够了。。。”

    玄鼻说道。

    玄嘴和玄舌趁机抱到了韦宝的腰上,手牵着手不动了。

    “韦大王,能驮着我么?”

    玄鼻说道。

    “你不可,你得在前面开路。”

    “你不是不想听么,就走远些。”

    “哈哈。。。”

    韦宝笑道。

    “听。。。便是了。”

    玄鼻说道。

    “嘿嘿。。。”

    “那我开端了啊。”

    “话说,六合初开之时,一气清清而上。。。”

    玄眼话没说完,就被韦宝给打断了。

    “打住。。。打住。。。”

    “让你讲福报和业报的事,扯这么远干什么。”

    “挑要点说就好。”

    韦宝说道。

    “噢。。。”

    “常言道负阴抱阳,缘由各异。捨死得生,果报不同。”

    “善恶多端,福报难数,大而言之,其标有七”

    “一者,先身施功,布德救度,全部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必得,化生福堂,超越八难,受人之庆,天报天然。”

    玄眼说道。

    “先身施功?”

    “是什么意思?”

    韦宝问道。

    “便是亲力亲为,有恩于人的意思。”

    玄眼说道。

    “哦。。。”

    “了解了。”

    “这便是说的福报的一种吧。”

    韦宝说道。

    “等下,超越八难是什么意思?”

    玄鼻问道。

    “这个要就细说了。”

    “你确定要我讲?”

    玄眼说道。

    “说吧,它都问你了。”

    韦宝说道。

    “得生为人,而欲舍女作男,是一难。”

    “得生作男,而欲智慧明远,描述端伟,是二难。”

    “诸善已备,而欲得生有道之国,是三难。”

    “赤贫而好道,是四难。”

    “富有而信尚道士,尊奉经文,是五难。”

    “能受人之恶,而不与较,是六难。”

    “得见三洞宝经面勤育供养,是七难。”

    “得见仙真说法教化之时而同志相遇,是八难。”

    “以上这些要是细说的话,还要说上十天半月。”

    玄眼说道。

    “哎,我就不应多这句嘴。”

    “就提到这吧。”

    玄鼻说道。

    “哈哈。。。”

    “我其实也想问的。。。”

    “哈哈。。。玄鼻问得好啊。”

    韦宝说道。

    “先说这榜首难啊。。。”

    “要解说得生为人这个四个字,就要先讲讲百世这一说的前提了。”

    “男峰具七宝,女身有五漏。。。”

    玄眼说道。

    “等一下,这个今后再说。。。”

    “你跑题了。。。”

    “仍是先说说福报和业报的事吧。”

    韦宝说道。

    “对。。。我思路都让你们给带偏了。”

    “先不聊这个。”

    “话说,六合初开之时,一气清清而上。。。”

    玄眼说道。

    “你还从头说啊。。。”

    “该说第二种报应了。”

    韦宝说道。

    “嗯。。。”

    “二者,先身好学,志合神仙,信奉玄科,敬信灵文,念善改恶,立行入真,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得接帝皇,名书紫简,上昇玉晨。”

    “你们能听懂么?”

    玄眼说道。

    “大约。。。能听懂一些。”

    “这第二如同与修行有关,学习之类的事吧。”

    “像什么名书紫简,上昇玉晨,这些是不是修仙悟道的事啊。”

    韦宝说道。

    “先身好学,才干知道更多的本相。”

    “知晓了本相之后,才会了解仙人的趣味。”

    “其实也纷歧定是仙人了。”

    “这志合神仙的意思便是指学识大的先生。”

    玄眼说道。

    “玄鼻,你听懂了没?”

    韦宝问道。

    “我榜首条都给忘了,你们说你们的,别问我,我在前面给你们带路。”

    玄鼻说道。

    “了解了。”

    “玄眼,你持续。。。”

    韦宝说道。

    “三者,先身乐道,不惮苦寒,随师执役,唯劳为先,飢渴务效,不生怨言,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得策飞軿,游宴五岳,乘虚落烟。”

    玄眼说道。

    “先身乐道,意思太含糊了。”

    “乐道,乐什么道,什么又是道呢?”

    韦宝说道。

    “呃。。。”

    “道这个字,我欠好解说。”

    “真解说对了,我就飞升成仙了。”

    “哈哈。。。”

    玄眼说道。

    “唯劳为先,飢渴务效的说法,我还了解,不便是不讲得失,敢想敢干,做出有作用的事来么。”

    韦宝说道。

    “韦大王这么了解,也是不错。”

    玄眼说道。

    “”

    =====

    防盗章

    94831

    daixiazai

    “这条路,你们是怎样发现的。”

    韦宝问道。

    “哦。。。”

    “是玄嘴和玄舌找到的,它们出来,总是看到哪里草多就往哪钻。”

    玄鼻说道。

    “它们和你说的?”

    韦宝说道。

    “。。。”

    玄鼻无语。

    “你们和玄鼻说有这条路的么?”

    韦宝问着玄舌。

    “啊。。。巴。。。”

    玄舌摇头。

    “甭管我是怎样知道的。”

    “我也住在这儿多少年了。”

    玄鼻说道。

    “这条路不像是天然而成的。”

    “这些卵石这么圆,山上应该不会有这种石头。”

    韦宝说道。

    “咱们刚发现这条路的时分,也这么想。”

    “天蚕爷爷都不知道有这条小路。”

    “应该是在仙人来之前,就有这条路了。”

    “由于年份久了,就没有了本来的相貌。”

    玄眼说道。

    “尽管路窄了些,却不是多难走。”

    “走了这一会,走快下到了半山腰了吧。”

    韦宝说道。

    “还没这么多,这种高度,也便是刚好和桑林那儿相同高。”

    玄鼻说道。

    “那才的那种山枭在自象山能有多少只。”

    “那臭味可真是重啊。”

    韦宝问道。

    “不多,也便是十几只。”

    “其实也多不了。”

    玄鼻说道。

    “为什么?”

    韦宝问道。

    “它们的口器没有牙齿,不能捕食,只能吃些腐肉。”

    “这儿哪有这么多的腐肉给它们吃。”

    玄鼻说道。

    “哦。。。”

    “也便是说,它们还会饿死啊。”

    韦宝说道。

    “是啊,上辈子贪饱了,做山枭时饿死,也是业报啊。”

    “自象山也是鬼门关的一部分,报应之事,也是处处存在。”

    “正所谓,为善善至,为恶恶来,如影随形,毫分无缪。”

    玄眼说道。

    “横竖也是闲着无事,玄眼,你就讲讲你知道的那什么福报和业报的学识吧。”

    韦宝笑道。

    “我讲得细一些,你乐意听么?”

    玄眼说道。

    “哎呀。。。”

    “韦大王,别听了,头疼。。。”

    玄鼻说道。

    “单调啊。。。”

    “来。。。玄眼。。。我背你。”

    韦宝也不论玄眼的反响,一把就把它拉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哎,你听一个鬼给你讲报应的事。。。”

    “也是够了。。。”

    玄鼻说道。

    玄嘴和玄舌趁机抱到了韦宝的腰上,手牵着手不动了。

    “韦大王,能驮着我么?”

    玄鼻说道。

    “你不可,你得在前面开路。”

    “你不是不想听么,就走远些。”

    “哈哈。。。”

    韦宝笑道。

    “听。。。便是了。”

    玄鼻说道。

    “嘿嘿。。。”

    “那我开端了啊。”

    “话说,六合初开之时,一气清清而上。。。”

    玄眼话没说完,就被韦宝给打断了。

    “打住。。。打住。。。”

    “让你讲福报和业报的事,扯这么远干什么。”

    “挑要点说就好。”

    韦宝说道。

    “噢。。。”

    “常言道负阴抱阳,缘由各异。捨死得生,果报不同。”

    “善恶多端,福报难数,大而言之,其标有七”

    “一者,先身施功,布德救度,全部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必得,化生福堂,超越八难,受人之庆,天报天然。”

    玄眼说道。

    “先身施功?”

    “是什么意思?”

    韦宝问道。

    “便是亲力亲为,有恩于人的意思。”

    玄眼说道。

    “哦。。。”

    “了解了。”

    “这便是说的福报的一种吧。”

    韦宝说道。

    “等下,超越八难是什么意思?”

    玄鼻问道。

    “这个要就细说了。”

    “你确定要我讲?”

    玄眼说道。

    “说吧,它都问你了。”

    韦宝说道。

    “得生为人,而欲舍女作男,是一难。”

    “得生作男,而欲智慧明远,描述端伟,是二难。”

    “诸善已备,而欲得生有道之国,是三难。”

    “赤贫而好道,是四难。”

    “富有而信尚道士,尊奉经文,是五难。”

    “能受人之恶,而不与较,是六难。”

    “得见三洞宝经面勤育供养,是七难。”

    “得见仙真说法教化之时而同志相遇,是八难。”

    “以上这些要是细说的话,还要说上十天半月。”

    玄眼说道。

    “哎,我就不应多这句嘴。”

    “就提到这吧。”

    玄鼻说道。

    “哈哈。。。”

    “我其实也想问的。。。”

    “哈哈。。。玄鼻问得好啊。”

    韦宝说道。

    “先说这榜首难啊。。。”

    “要解说得生为人这个四个字,就要先讲讲百世这一说的前提了。”

    “男峰具七宝,女身有五漏。。。”

    玄眼说道。

    “等一下,这个今后再说。。。”

    “你跑题了。。。”

    “仍是先说说福报和业报的事吧。”

    韦宝说道。

    “对。。。我思路都让你们给带偏了。”

    “先不聊这个。”

    “话说,六合初开之时,一气清清而上。。。”

    玄眼说道。

    “你还从头说啊。。。”

    “该说第二种报应了。”

    韦宝说道。

    “嗯。。。”

    “二者,先身好学,志合神仙,信奉玄科,敬信灵文,念善改恶,立行入真,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得接帝皇,名书紫简,上昇玉晨。”

    “你们能听懂么?”

    玄眼说道。

    “大约。。。能听懂一些。”

    “这第二如同与修行有关,学习之类的事吧。”

    “像什么名书紫简,上昇玉晨,这些是不是修仙悟道的事啊。”

    韦宝说道。

    “先身好学,才干知道更多的本相。”

    “知晓了本相之后,才会了解仙人的趣味。”

    “其实也纷歧定是仙人了。”

    “这志合神仙的意思便是指学识大的先生。”

    玄眼说道。

    “玄鼻,你听懂了没?”

    韦宝问道。

    “我榜首条都给忘了,你们说你们的,别问我,我在前面给你们带路。”

    玄鼻说道。

    “了解了。”

    “玄眼,你持续。。。”

    韦宝说道。

    “三者,先身乐道,不惮苦寒,随师执役,唯劳为先,飢渴务效,不生怨言,令身所行,与先不异,得策飞軿,游宴五岳,乘虚落烟。”

    玄眼说道。

    “先身乐道,意思太含糊了。”

    “乐道,乐什么道,什么又是道呢?”

    韦宝说道。

    “呃。。。”

    “道这个字,我欠好解说。”

    “真解说对了,我就飞升成仙了。”

    “哈哈。。。”

    玄眼说道。

    “唯劳为先,飢渴务效的说法,我还了解,不便是不讲得失,敢想敢干,做出有作用的事来么。”

    韦宝说道。

    “韦大王这么了解,也是不错。”

    玄眼说道。

    =====

    仙侠《花想叶》独家首发站点起_点_中_文_网

    书友若觉得美观,请别忘保藏本书。
其他书友在看:墨客不是人重生:国民老公赖上我重生十七岁:军少强宠小药妻朱门情深深几何趁夜,请让我脱离重生之军少甜美宠上瘾正五面体一卧东山三十春养徒成妻:师父太腹黑总裁校花赖上我